希望你還記得這個案子......
二○○○年四月,屏東高樹國中國三學生葉永鋕,於上課中獨自去上廁所,下課後被同學發現倒臥血泊中,經送醫不治身亡。五年了,你知道葉永鋕案給台灣性別運動界什麼改變嗎?

地方檢察官後來以「學校設備安全不足」為由起訴學校相關主管。家屬不畏辛苦,堅持上訴的理由是因為得知葉永鋕事發當天之所以獨自去上廁所,並非偶然,而是三年來他在學校的處境。葉永鋕因為具有陰柔特質傾向,在學校經常受到嘲弄欺負,導致他不敢在廁所有人時去上廁所。因為這樣,加上當天廁所現場很快遭到破壞,葉永鋕的真正死因,至今成「謎」。


這個案子還沒了結。根據來自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的消息:
5/15 最高法院再度撤銷高雄分院判決,發回高雄分院。最高法院主要認為 高雄分院原判決,僅參採部分證據可能性,卻並未說明為何不參採另一部分之證據可能性,即做出判決。因此撤銷原判決 再次發回更審。

這次最高法院的說明終於是較正面的......

二度更審第一次刑事庭將在6/14上午10:40開庭
但因永鋕的阿公5月底過世 葉媽媽 葉爸爸守喪則不克出席......

關心或者有興趣對這個案子提供幫助的朋友,請直接與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連絡。

下面是陳俊志寫的短文:
各位姊妹,

此刻正在紐約進行新片第二階段拍攝的我,
接到友梅的email得知永鋕案的進展,
在夜深人靜的電腦前,一次一次聽著唐果轉寄給我的「綠島小夜曲」,
不斷想著這幾年來看到的點點滴滴。

2000年5月2日第一天來到葉媽媽的客廳,永鋕的阿公阿媽從葬禮回來,喃喃說著這個孫子的貼心。葉媽媽帶我到二樓永鋕的房間,尋找永鋕的遺物。
一踏進門口,葉媽媽忍不住幾乎奔潰。

這些年來,每次住在高樹葉家,葉媽媽忙完田裡的工作,忙完幫鄰居歐巴桑們洗髮燙髮,
她有時會點起一枝香菸,她也不抽,讓煙霧裊裊飄著飄著。
葉媽媽的眼睛裡看不到淚水和怨恨。

她淡淡跟我說起這些年來,為了堅持一路打官司,
公公婆婆都不諒解她這個媳婦為何這麼硬頸。

後來,公婆不肯跟她這個媳婦住了。


這些年來,跟隨著永鋕的案子,我們每個人都看到了很多很多,記得了不同的時刻,在每個人的心底,滴答滴答響著,不曾停止。

俊志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