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多年的決定,昨天正式定案。終於,我們要關站啦。

「這信來的一點也不驚訝」,翰佬佬如是說。的確,好像終於等到隨時會進門的客人一樣,翰佬佬與丁佬佬信回得比衝上前去應門說「歡迎」的主人還快。所以,兩封信往來就大事底定啦,剩下一些執行細節跟步驟待我今晚跟翰佬佬一通電話過後也會完全確定。既然我們多年來的默契依舊,那不用說,寫公告的照樣還會是我。To-Get-Her不會因此煙消雲散,但以後就只是個歷史陳跡。

剛發了信時還是有點捨不得,不過出去散了一圈步,解脫感浮現以後,就曉得一去不回頭了。

丁佬佬想辦個 Party,翰佬佬想看末日光景。我呢?新生活運動已經開始了,不是嗎?


最後走的請關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