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晚上麵麵說摸到胸部有硬塊,讓我們都很擔心。甚至還討論到「後事」。

昨傍晚去看醫生,醫生說沒事。這種假警報,讓我再一次體認、重新排列生命中各種優先順序。

很多人都很自覺或不自覺地虐待自己的肉體、浪費自己的時間與精力在莫名其妙的地方。

總以為肉體、健康、時間、精力永遠都在,可以供自己奢侈花用。

三年前陪麵麵去打化療針,有個影像令我難忘:一個瘦瘦中年男子,穿著飄飄的病人袍子,掛著化療針架,眼神空洞地邊接受注射、邊在地下二樓停車場抽煙。

我心裡想:如果這時還繼續抽煙,那瓶化療針不用打了。沒必要。

但轉念一想:白色日光燈照不足的地下停車場,汽車排放的廢氣味,他的煙味,飄飄的淺藍洗得泛白舊袍子,巍巍的化療針架,空洞的眼神,無表情的臉,這些都對我說明了人生的軟弱。

昨天陪麵麵去看醫生,診間在地下二樓,是腫瘤中心。

醫院對這個中心特地精心佈置,還有觀音像、舒適的沙發、小和室間(還擺棋盤)。

緊鄰腫瘤中心的,則是助念堂。助念堂臨地下停車場。

我想這動線安排很正常。畢竟這樣比較容易移動大體。

但為何安置在腫瘤中心隔壁呢?我合理化的推測是說:腫瘤中心含放射線治療室,因此與其他門診科別隔離比較好。

不過,每次從地下二樓電梯門出來後,左:腫瘤中心,右:助念堂。這樣的路標與方位,卻讓我每看到一次,就心情複雜一次。

有時覺得觸霉頭,有時覺得要珍惜生命,有時則故意壓下這些零零碎碎的想法。

這次聽到醫生叫我們放心,沒有事情。出診間後向觀音像合十道謝。


頓時覺得觀音像擺這裡,真是好適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