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這本書卻對吸血鬼家族內可能有的衝突避而不談。拿種族當例子來說好了,似乎 Gilda 太輕易就被家族接納了,尤其是當她在十九世紀剛變成吸血鬼時。書裡面對吸血鬼社群如何接納來自不同種族背景的成員沒有多加敘述,似乎主角們的哲學修養都好到種族根本不會是個問題。也許這反映了作者的觀察─或者根本是種期望─認為身為同性戀的經驗可能會對跨越種族岐視有所幫助。或者,也許作者故意選擇要呈現家族裡合諧的一面。然而,回顧人類與種族歧視奮戰的漫長歷史,我實在很難同意種族偏見會因為活得久些多得到一點智慧,就輕易的消除了,更不要說在他們活著的時段裡奴隸制度一直都是存在的,如何擺脫這種社會文化脈絡而得到所謂的智慧與成長,作者略而不提。

這本書裡面的吸血鬼似乎都富裕到似乎從來都不需要擔心收入的問題,他們似乎只要考慮選擇哪種職業才會符合他們的興趣。不像其他吸血鬼小說裏面的吸血鬼會殺害人類而且搶奪他們的錢財,這本書裡面的吸血鬼對人類很仁慈。在 Gomez 的描述哩,吸血是拿血液交換夢想與希望,而且吸血鬼從來不會從人類那邊不恰當的奪取財富。這個部份讓我得到很有趣的結論。

首先,從 Gomez 的觀點來看,人類不需要被認為是吸血鬼的受害者,人類和吸血鬼不過就是兩個不同種類,可以公平地並存並且共享生命。接著, Gomez 暗示作為一個吸血鬼而且沒有小孩和家庭義務的糾葛,能夠幫助一個人更專注於追求個人成長。一個人更能夠按照自己的興趣四處自由的移動和換工作,而且這樣的生活型態可以更在精神與物質上滿足。這裡 Gomez 不是只有書寫吸血鬼,也許她這裡寫的是她對不同性傾向人類能夠快樂共存的希望,還有她對人們追求內在成長的期望。但是我們得問,就算沒有人類家庭負擔可以被看成是種優點,吸血鬼有可能比人類更容易建立自己的職業跟累積財富嗎?我懷疑吸血鬼的「衣櫃」身分,例如說只能在晚上活動還有擔心被曝光,會是種障礙而不是優點。一旦有暴露真實身分的危險時,只好放棄職業機會跟財富,這樣的事情不是時有所聞嗎?

在這本書裡 Gilda 和其他的吸血鬼伴侶們都非常自然地同性戀,自然到一種從來不曾對自己性傾向有疑惑的境界。這反倒讓我質疑,眼裡只有這類型的女同志是否就已經足夠了。一方面來講,這本書稱得上有夠酷(queer),因為它的酷兒「暗語」很容易就可以讀到和欣賞到。這書裡面的「吸血鬼」不僅是「同志」的同意字,甚至可以看成是層保護,以免同志被直接曝露到異性戀世界。然而從另一方面來講,「吸血鬼」也變成是異性戀者要具體化同志生活時的一種障礙,因為既然不是明說而是種「暗語」,那麼許多人就可以選擇把這本書讀成不過是個吸血鬼的故事而全然否認它的同性戀意涵。人類/異性戀不就是經常忽略吸血鬼/同性戀的存在,或者是注意到他們的存在時就採取打壓的手段。

更糟糕的是,這種隱藏式「暗語」系統還有「生活在人類之中但卻不是他們世界中的一部分」的心態,反映了同志們有多麼內化自己「不被看見」的程度。也就是說,連同志都認為這個世界是屬於異性戀的,而同志以假裝是他們的方式活著。 Gilda 看他的吸血鬼同伴們花上幾個世紀的時間尋求個人成長,但這並非沒有代價。而且,相當程度地,這個代價是來自於忽略自己的吸血鬼身分認同。 Gilda 聽取同伴們的建議,一旦人類開始懷疑她是個吸血鬼她就放棄現有的職業和生活逃跑。兩百年前她從一個沒名沒姓的奴隸女孩轉變成為一個叫做 Gilda 的吸血鬼,然而沒有幫自己的吸血鬼身分站出來說話,她在這個世界裡終究還是沒有名字,不管這個世界是屬於人類還是吸血鬼。

Gomez 的吸血鬼不斷重複的主題是尋找學習生命的意義,雖然他們已經擁有永遠的生命。就這本書的結局來說,我看到 Gomez 描繪了一個又悲觀又樂觀的未來。 Gilda 的生活品質因為人類世界的腐敗還有人類對超能力的貪戀而急促下降。是有些人類因為同情或者利益交換,願意與吸血鬼一起奮鬥或者幫助吸血鬼,但是在我看來,很可悲的,最終 Gilda 還是得在她的吸血鬼家族裡面尋求慰藉。當然,一個人/吸血鬼 總是有許多個身分認同,所以也許 Gomez 企圖想要描寫某些身分認同比較能夠帶來多一點的慰藉和終極支援,而這應該就是「家族」建構的基礎。不過,The Gilda Stories也告訴了我們,某一個身分認同的成就並不能被其他的取代。不只不能被取代,那些被忽視掉的身分認同,未來終究會回來獵殺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