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是好幾年前寫的學校作業
荷花國過來滴狼大概一眼就曉得為啥偶把這篇挖出來吧
:twisted:


The Gilda Stories, 這本書的主軸是一位叫做 Gilda 的非裔女同志吸血鬼。故事從1850年的路易斯安納州,當時已經三百歲的女吸血鬼 Glide 救了一位逃跑的奴隸女孩開始。Gilda 扶養教育了那個女孩。幾年後 Glide 決定要「真正死去」,她把那個女孩變成吸血鬼,並且把自己的名字給了她。接下來的故事便隨著 Gilda 到不同的地方旅行與生活而發展。

1890年,Gilda 與她的伴分開以後,為了與她的吸血鬼「家族」相見和進一步學習生命的意義,Glida 搬到加州。那之後的150年間,她住過密蘇哩、波士頓、紐約、新罕布夏。在不同的時期,Gilda 從事不同的職業。她與遇到的吸血鬼做朋友、談戀愛,但有些時候她也得要與他們戰鬥。在不同的生活階段裡,她從吸血鬼也從人類裡面找尋伴侶。

到了大約 2050 年,吸血鬼的生活變得很悲慘。因為自然環境惡化與生活條件變差,人類開始獵殺吸血鬼。人類希望獲得吸血鬼的超能力,以便能延長他們自己的生命。這本書以 Gilda 的渴望與家族團圓,還有掙扎逃脫獵殺作為結束。

本書作者 Jewelle Gomez 很明顯地呈現了吸血鬼與同志生命的類比。除了主角 Gilda 就是一個女同性戀吸血鬼以外,我認為寫作方式讓這本書當之無愧可以被稱為是女同志小說。Gomez 所描寫的吸血鬼跟同志的衣櫃處境沒有兩樣。「吸血鬼」這個詞在吸血鬼之間簡直像禁忌一樣不可言說,整本書除了最後一章講到人類開始獵殺吸血鬼以外,一共只出現了一次。故事敘述時總是使用著某些隱密性的「暗語」,而不是直接的指認,例如像「他是我們之中的一個」,「家族裡面的一個」,或更簡單的「一看就曉得他是」。而且,這本書裡面的吸血鬼就跟同志一樣小心翼翼考慮要對誰吐露真實身分,要把誰帶進到家族裡面來。

透過這樣的寫作方式,Gomez 在書寫吸血鬼的同時也是在書寫同志。「家族」可以是吸血鬼家族也可以是同志家族,「他是」可以是「他是吸血鬼」也可以是「他是同性戀」。描寫吸血鬼的生活、情緒、掙扎、愛情,通通可以被讀成是在描寫同志。而對同志最重要的性傾向身分認同,則被象徵式地對應到小說裡被拯救的無名小女孩,一直要在到變成吸血鬼,才出現一個屬於她的名字。Gilda 經常感覺到孤單,活在人類之中但是真實的自我與他們分離,不斷的思索生命的意義在哪──這些情緒與感覺都是同志所熟悉的。至於獵殺吸血鬼那段故事,更是提醒我們歷史上幾次國家民族發生危機時,人們以獵殺同性戀作為紓解之道。

Gilda 和其他的吸血鬼不只不把吸血鬼當作是他們唯一的身分認同,還常常運用重生為吸血鬼時所獲得的超能力去實踐其他的身分認同。例如,Gilda 和她的長期伴侶 Bird 對種族平權運動很積極參與,雖然吸血鬼的身分常常會現制他們的公眾參予度,但他們以自己的行動跟思想去影響週圍社群裡的人,有時候甚至願意冒著曝露身分的危險。ㄧ個人的生命會被她的性傾向還有種族、性別、階級等因素影響,同樣的,Gilda 和其他的吸血鬼不是在追尋永恆,而是在各種層面與方向上尋求個人成長與社會正義的實踐上尋找生命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