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碎碎念
Posted by: pingying
終於終於終於解決掉了
恭喜偶吧~~~~
哇 一鍋考試拖了兩年不只 真係超過抓狂的階段
不過連著五天幾乎沒吃沒睡 現在其實非常麻木不仁說

» Read More

Category: 碎碎念
Posted by: pingying
也許係偶對狗狗不了解,不過偶蠻願意相信如果這鍋「導盲犬寄養家庭申請辦法」如果可以由狗狗自己來寫,也許就不會出現這款怪規定了~~

請注意看第三條第二項規定。

» Read More

01/02: 畫眉之苦

Category: 碎碎念
Posted by: pingying
以下文章經由原作者檳榔妹同意轉貼。

新春畫眉

偶娘趕著在除夕前幫家裡貢桌上奉著的佛像換新裝
請下佛像後細細擦拭再分好幾天上漆吹乾
除夕那天,眼看就要大工告成了
檳榔老娘乎藍跑來跟正在刷浴室的檳榔妹說他 needs a hand。

» Read More

Category: 碎碎念
Posted by: miakid
我想你們一定已經知道了,真是....

5/31審判有罪,5/30阿哲媽媽過世....
我一邊寫自己的BLOG一邊就亂哭一通的...

結果,什麼屁也沒寫出來就十二點該睡了...
帶著我紅腫的眼睛,我養精蓄銳明天繼續寫.

雜誌社還叫我寫紐約咧,好,本倫就來寫可悲的台北.
真是氣死我了!!

Category: 碎碎念
Posted by: pingying
本週心得:

» Read More

Category: 碎碎念
Posted by: pingying
前兩天傳播關於「蒸」字的錯誤資訊給鄉下羊,特此更正。大家順便看一下。

偶的《遠東國語字典》說:那鍋「蒸」字咧,只是一般吃東西前的正常處理程序,並沒有任何淫蕩不堪的意思。所以大家放心在To-Get-Her之類的網路討論板可以繼續放心「蒸板煮」。

辛辣刺激的是另一個字:
「烝」ㄓㄥ

» Read More

18/04: in pain

Category: 碎碎念
Posted by: sheep
兩天前,鄉下羊夢到一個莫名其妙的護士﹝不要亂想,絕對不是蝦米俏護士﹞拿著針筒往夢裡正在睡夢中的羊的頸部後面脊椎的頂端扎下企。在夢中睡著了的羊霎時感覺到一陣刺痛醒了過來﹝注意,是在夢中醒過來,現實裡並沒有醒﹞,完全搞不清楚為什麼要挨這一針並問道:「這針要打多久?」﹝ㄟ,粉大一筒耶...﹞夢中的護士告知還要半個鐘頭喔。鄉下羊心生恐懼但無力反抗。

» Read More

Category: 碎碎念
Posted by: pingying
偶看碎碎念給你們聽也沒有用,因為你們一定沒有注意到啦。偶覺得這次教宗的防腐沒有作很好ㄋㄟ,所以擺出來給大家看的那幾天就已經臉色黑黑,最早的照片沒有醬子說。害得記者跟一些主教一下子說教宗死前很安詳,一下子又說顯然死前有經歷痛苦,是跟耶穌一樣在示範如何忍受 suffering :down: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