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又是年終大掃除的時候。昨晚又訂了一堆書,想說那加減來清一下書架吧,像《敬悼已被殘蝕的理性》這種鼕鼕就不用留了。結果我把書丟到回收箱前看到它的封皮內頁還有一堆警世名言:

攻人之惡毋太嚴,要思其堪受。
教人以善毋過高,當使其可從。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