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s

28/03: 好看的故事

Author’s note: 猶豫良久,還是決定貼了。能夠健康的辯論,對寫作和閱讀寶塚同人文的社群來說,不見得是壞事。此文本於我喜愛osasa、至今仍未改的初衷。



面對一個故事,會讓人掩卷長嘆「啊,真好看」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真好看」有很多種:
有的劇情光怪陸離,出人意表(例如橫溝正史、金庸);
有的用緊湊的敘事,揭露人的、社會的深沈傷痛(例如Toni Morrison、松本清張);
有的文體綿長悠遠,掩卷良久,不忍之情久久不散(例如沈從文、汪曾祺);
有的人物對話機敏慧黠,令人捧腹大笑兼自慚(例如莎士比亞、王爾德)。

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

角色或者形容猥瑣、言行不堪,情節或悽慘或搞笑到一個極致,
他們都讓讀者關切文中角色的舉動和心境;
他們都讓讀者為主人翁擔憂、傷神、捏一把冷汗,隨著劇情哭,也隨著劇情笑;
他們都以各種不同形式激發讀者的同理心。

因為同理,所以急切,所以好奇。
讀者急著想翻往下一頁,看看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
主角會死嗎?他們會分手嗎?過去的傷痛能被撫平嗎?
兇手是誰?某某能學到絕世武功嗎?國仇家恨能得報嗎?
如此這般,不一而足。

重點不在於故事是悲是喜,更不在於結局是大團圓還是妻離子散;
而是作者能否以合乎情理的劇情鋪陳,說服讀者,讓讀者感同身受

寫作和閱讀,不過是作者和讀者相互趨近、連結的過程。
作者用情境、對白、劇情轉折來引導讀者的同理心;
讀者憑藉所學所知,來檢驗作者的引導是否妥當

彼此趨近的路程是蜿蜒脆弱的,走鋼索一般。
有時角色的悲慘處境不再激起同情,反而對「事情竟可以被搞成這樣」匪夷所思;
也有時,讀者看著劇中人聲嘶力竭大悲大怒,只想著「天下有人這麼蠢嗎」;
還有時,過度使用疾病、暴力、威脅、淚水等調味料,破壞了讀者的味蕾
當讀者開始質疑劇情悖離合理可想像的人類生活經驗;
當讀者做了情感切割,停止關心故事主人翁的悲喜死活;
連結作者、讀者的同理心魔術,消失了。
一個故事,一個敘事也陷入危機。

不合理的劇情安排,被折磨的不是虛構的角色,而是有著真實人生經驗的讀者

同人文也是在說一個故事。

Comments made

哇~~~ 老?分析得好好...*鼓掌* :cool:
小徒弟??得老?的教?努力朝好看的故事的方向??的 :fist: (?比做?得容易 :yct26:)
(低?:?收你做徒弟了?!! :!::yct12:)
28/03 17:24:40
說得真好,寫故事這‘合乎情理’太重要了。
故事情節盡可以荒誕,白癡也沒關係,只要人物的行?和心理真切,故事就立起來了。

說起來,只要寫故事,總會有高下。不過,想來不會有人故意往壞了寫,至少都過了自己那道關口。只是每個人的經歷不同,很可能作者覺得合情合理,讀者看得肝腦皆爆。
不過呢,個人覺得發生這種‘作者和讀者情緒嚴重錯位’的主要原因,不是經歷不同。金庸、沈從文、王爾德經歷決不一樣,讀者也是千差萬別,?都認可他們的故事。
怎樣寫出好看的故事?不知道 :down: 就像沒有人知道李尋歡怎樣戰勝上官金虹,他就是贏了 :twisted:
29/03 01:44:20
小海豚,你皮死了,我哪敢當你師傅,別開玩笑了
從古早以前我們不就是一直相互漏氣求進步嗎
你也快去寫吧..... :yct06:

bean: 呵,沒人知道李尋歡怎麼贏的,因為古龍偷懶沒寫 :yct02:
而且這樣不寫,讀者想像空間更大不是嗎?
作者果然是一種邪惡的生物..... :yct12:
29/03 02:18:16
故事的書寫是沒有辦法以作者自己的個人經歷一筆帶過的,如果僅以作者個人經驗或者想像來寫故事,對於讀者與故事中的主角都不夠尊重。這並不是說主筆者不該也不能加入個人主觀的經驗與想樣,如果是那樣,創作就不能被稱之為創作了。對我而言,閱讀的快樂有很大一部分正是感受作者在合理的客觀事實上的巧妙,在每一個轉彎之處得到驚喜。假設今天王爾德的機敏慧結不是深植於他對英國貴族的理解,她的作品也不會這麼讓人久久難以忘懷吧。
29/03 03:27:52
>>而且這樣不寫,讀者想像空間更大不是嗎?

呵呵,沒錯沒錯。個人覺得,閱讀與書寫最大的能量引爆點就在於「人的想像力」,想像空間越大,殺傷力越強。(所以說起來作者果然是邪惡的生物,只管鋪陳骨架引誘讀者墜入陷阱XD,至於那血肉長相,其實或許必須把某部份的"權力"釋出交給讀者)。

只是這想像空間的營造,如何能恰到好處,不能說太多(故事說死了講滿了就可惜了),也不能說太少(線索留得不夠讀者連路都找不著只能棄卷長嘆看不懂@@)。這...恐怕就是諸多書寫者前仆後繼撚斷數莖鬚(阿偶棉沒有鬚,那就拔頭髮好了XD)的重點所在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想像空間與故事娛樂性,倒是沒有那麼強烈的直接關聯,因為娛樂分很多種,有令人咀嚼再三的深層娛樂,也有純粹感官刺激的淺層娛樂。當然,如果二者兼具,很可能...哦啊啊啊\@@/,噹啷!暢銷小說作者於焉誕生!XDDD

p.s.岔題一下,二樓的bean同學也是一種豆嗎?:?:(阿偶怎嚜在這裡認起親來了,別理偶 :P)
29/03 05:39:22
啊囉唆的偶再來補充一下^^|||

回一號大倫的話:

>>對我而言,閱讀的快樂有很大一部分正是感受作者在合理的客觀事實上的巧妙,在每一個轉彎之處得到驚喜。

呵呵,所謂的"感受作者",其實也就是一種"想像"。讀者藉由作者呈現的文字產生對作者的想像(或者說"投射"會更精確些,因為這"想像"也摻雜了讀者的主觀認知或猜測^^),甚至進而與之對話。而作者與讀者之間的關連,除了作者的鋪陳V.S.讀者的檢驗(這應該是閱讀過程發生時最一開始的反應,也是第一個門檻),其實還有更多因為"閱讀過程"而產生碰撞與激盪,這個部份,其實往往蘊藏著更多"多面鏡像"的樂趣啊(哇我寫得好像太玄了,換成白話來說,就是像"萬花筒"那樣啦...囧rz)

至於是不是一定非得每件事情都要經歷過,才能寫出合乎情理的情節呢?那倒不盡然(不然難道金庸古龍都遇過這樣的武林高手?XD)。合理的客觀事實(故事骨架的重要元素),其實是可以透過訪談、找資料做功課等過程覓得。(例如偶就粉佩服某低調大人寫文時找beta、訪談的用功程度\@@/)

最近在看ㄧ本小說(第13個故事),才剛看了開頭(還不知道後來發展),一開頭就是一位暢銷小說作者寫給主角的信,自述她如何運用各種寫小說之餘剩下的"碎片"(指的是"小說中用剩的客觀事實材料"),對前來尋求"真相"的訪問者(記者或其他)編造各種"故事",讓他們心滿意足而去。看得真是嚇死我了XDrz
29/03 05:48:52
>>而且這樣不寫,讀者想像空間更大不是嗎?
是啊是啊。不過?就李尋歡?鬥來說,古龍不寫大概不是偷懶,是寫不出? :yct03:

>>故事的書寫是沒有辦法以作者自己的個人經歷一筆帶過的,如果僅以作者個人經驗或者想像來寫故事
看看自己上面說經歷,自相矛盾 :yct14: 試著補充一下。
故事的情節不可能只是作者的個人經歷,肯定要各處收集"客觀事實材料"。真實事件往往比想像出來的精彩離奇千百倍,而且一定合理。
?離奇合理的就是人的想法。所以作者的經歷很重要,他得理解這些想法,明白?生這種想法的感情。
很多感受可以通過別人的經歷明白,會寫故事的人尤其有這種天賦;有些就得經過才懂,金庸?倚天里的?子之痛寫得?了,因?那時候還不明白(好狠的例子:axe:對不起,武俠小說看太多:yct16:)
呃,忘了後面還要說什?了 :?: :?: :?: :axe: :axe: :axe: 先這樣吧。

>>二樓的bean同學也是一種豆嗎?
是D,可是還沒想好當什?豆。有啥好豆可以推薦嗎?:yct06:

?什?總要問我一次:是不是機器? :cry:
29/03 11:09:53
我覺得bean同學和一號同學說的東西,其實很接近
一號所說的,作者要能夠在個人主觀經驗之外
對「合理的客觀事實」做觀察與使用
其實bean同學舉的正反例子也都說明了這點
光從個人經驗與想像來寫,別人不一定能產生同感
但沈從文、金庸、王爾德之所以成功
能說服千萬與他們經歷不同的讀者,他們的故事是好看的
正是因為他們有下苦工去觀察、研究、和體會
(邊城沒有對異文化的仔細觀察,是寫不出來的;天龍八部,想來也不是隨便幾本佛經抄一抄就算了)

黑豆啊,你真的是講來讓我心酸的喔
你知道我有多少次被厲害讀者抓包
說我功課沒做完全的經驗嗎?
(除了版面上看得到的例子,還有人家私下告訴我的)
回家蹲牆角種蘑菇反省之後
總是下定決心,好,下次一定讓你們抓不到我小辮子 :fist:
作者和讀者,是有批評指正求進步的良性關係的

其實很喜歡看到讀者表達他們喜歡讀到什麼樣的文章
寫作當然有自我娛樂的部分
但是讀者的期待也是很重要的寫作動力
寫文很辛苦,感謝作者不支薪免費寫文給大家看
這點感激的心意,我想大家都有
但是感激寫文和批評文章的橋段安排、人物性格、氣氛營造
是要分開來看的兩件事情
沒有比讀者認真的批評,更能讓作者愉快的事了

也許有人要說,反正就是寫同人文嘛
幹嘛期待那麼高,連有名作家的名字都搬出來用,這是幹嘛
我們喜歡寶塚,喜歡生徒
我想,我們也都喜歡看好看的寶塚同人文
透過作者與讀者的公開討論,提升同人文的寫作水準
不好嗎?

ps. 哇,原來bean同學不是黑豆喔,我一開始搞錯了
才會回一個那麼搞笑的留言,失禮失禮 :crazymm:
29/03 11:14:25
恩恩,我留言之後又多看了一幾次bean的留言,也確實覺得我們兩個要講的很接近...
昨晚一晚睡不著,又把這個議題拿出來胡亂想了一下
我想講的事情應該像是這樣的:

作者與讀者都是帶著帶著自己主觀的感受在詮釋故事與文字,作者是第一次的詮釋者,讀者則是第二次的詮釋者。兩者的互動雖然沒有時間上的共時性,但卻是一個綿密的過程。那麼作者面對不特定的讀者,讀者面對主觀創作的作者,要怎麼能產生連結?一個對話的平台/背景於焉產生,書寫與閱讀都必須立基於這樣的平台之上。至於這個平台是什
麼,會隨著故事的類型、寫作的目的等等變數而異。我們當然不會要求一個科幻小說中不可以出現超乎目前人類科技的情節,也不會天真地以為暴力與疾病不存在於人世之間。

對話平台不僅僅是作者的功課,更是讀者的義務,一切的巧妙都是建立在這之上。我剛開始看OSASA同人文時,對OSASA只有非常淺薄的了解,雖然覺得各家同人文十分有趣,但總有隔靴掃癢之憾。一直到我四處閱讀各種OSASA的訪談、大量看了OSASA的表演後,才真正有滾動在叉燒肉上的幸福感。 :yct23:
29/03 13:36:15
故事嘛,就是傳說中的舊事,或杜撰的事情。
雖然沒寫過什麼好看的故事,但是也看過不少好故事。在此先感謝所有辛苦寫出好故事的作者大人們。:roll::roll:

不過我同意lowkey說的,除了劇情的起伏之外,最要做的就是要合於情理 、符合邏輯,不然整個脫勾了,故事也不成故事了。

我必須承認,其實我讀過的寶塚資料並不多,所以我多半都會單方面的完全接受作者的設定,因為我挑不出問題。什麼"時空背景好像有點不對"、"那時候的XX應該在做什麼,OO應該不會出現",這些我都不懂。或許這樣也好,我就只會專注在故事本身的內容之中了。所以要是在沒有其他具體事證輔佐的時,就僅專注於內容本身的時候,我認為合理性就更顯重要了。

我想,作者本身的生活經歷固然重要,但是有沒有用心去體會,甚至是虛心的模擬假設,我想也是十分重要的吧。

P.S.: bean同學,我先跟你懺悔,我也一直以為你是黑豆同學啊!:yct12: :yct12:
P.S..:一號同學,你在演食神的評審嗎,居然在叉燒肉上滾動起來了:yct13: :yct13: !不過這麼回想起來,我對OSASA的認識還真的是從同人文開始耶,(再次感謝各位把OSASA寫得"栩栩如生"的作者們)畢竟我可是個從天海起家的天海飯啊 :yct26:
29/03 14:35:43
>>> 才真正有滾動在叉燒肉上的幸福感。
不得不大大推崇一號說得這句話...
真的讓我噗嗤一笑出來然後又有深深的認同感欸~ :oops:
一開始我也只是喜歡看到OSASA文的表面
直到閱讀了許多他門之間的訪談還有看到了他門“這些年來的“表演互動
才能有多一些些的體會到OSASA文裡面描寫的深刻的感情...
再次借用一號說得那句話...
就像是 >>> 才真正有滾動在叉燒肉上的幸福感。>>>
謝謝低調大人這樣的用~心~寫出寫文時候的想法以及心態
對於我這樣的讀者來看...
除了從文裡面得到的感動還有樂趣和.... 以外
更多了一層對於寫文的低調大人還有其他達人門的深深感激

:yct06: :yct06:
29/03 17:31:01
所以低調大人注重的是同人文中的合理性嗎?
還是同人文中預留的自由飛翔想像空間呢?

啊.我深感本身對於文字詮釋功力的淺薄
但是低調大人的文
我覺得.在合理之外又有著足夠的想像
悲歡離合酸甜苦辣的份量是輕輕的起著提味作用
讓osasa自己說著她們的故事
讓讀者各自想像著同時屬於低調大人也屬於自己的osasa
每次讀著低調大人的文喜悅便不打一處生^^
低調大人的文.是好看的故事唷:cool:
(有沒有很狗腿啊~:yct13:)
30/03 04:37:17
我承認我是個看同人小說時內心會很囉唆的讀者,
要講到時空背景就要交待清楚,
要借用人家的名字身份,就要符合個性,
不然就乾脆架空出去,當全新的創作,發揮無限想像。
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變成低調飯的原因啊(羞)。。。

雖然我是個不會寫小說的人,
但是這篇文章還是受教了很多啊~
也幫助我們以後看文章可以更精準更嚴謹
不管大作還是小品,
寫出來的東西主人都是要負責任的,至少對自己負責。
30/03 04:47:28
@@!這欄討論真精彩!受益匪淺受益匪淺^^(是說偶被催了老半天稿也沒生出個什麼鬼來就是了:axe:)

>>也許有人要說,反正就是寫同人文嘛

寫小說往往肇因於"靈感"。網路寫文者眾多,因此想要開始下筆,總想寫個(說個)"與眾不同的故事",於是竭盡所能追求創意(創新)。而在有限的時間中,致力於追求創意,有時難免無暇顧及其他細節的營造與安排。只是反過來想想,這其實也是可惜了那個"創意"(或者說是靈感)。

的確啊,寫文的確是自娛娛人,其實也沒那麼沉重。不過就如低調大人所言,可以得到掌聲,很有成就感;但是如果能見到讀者對自己文章的討論與回應,其實更值得高興。因為那表示,在這樣的切磋琢磨過程中,自己將有機會更加善待那份"創意"(or靈感or創作初衷)。

另外,一抬頭,忽然見到本篇文章一開頭,低調大倫寫的那句:

>>此文本於我喜愛osasa、至今仍未改的初衷。

真是讓我頻頻點頭。對啊!"初衷"!即便是娛樂遊戲之作,總也有個"初衷",無論是出於對star的喜愛,或是自娛娛人,或是宣洩抒發...而這份初衷,其實也就是促使我們在鍵盤前伏案為文的動力,也是影響這小說(文章)將如何呈現的重要因素,更是,就如同樓上沙子大人所言,"對自己負責"的那個檢查點。只是,不見得每位作者都會像低調大人這樣清楚說明初衷,而讀者,就必須從字裡行間,自行揣摩投射了。^^
30/03 06:19:20
哇,謝謝大家的踴躍發言捏 :crazymm:

一號、jo、breezy:如果是以劇團作背景來寫同人文
讀者當然需要一些基本的對生徒、對劇團的瞭解
我最早寫一百問的時候,就有人反應有些地方看不太懂
因為我為了證明有做功課,硬套了太多osasa相關資料在裡面
熟悉osasa的人讀起來或許覺得很好笑
但是不熟這兩個人的讀者,看來頗吃力
後來我就覺得,要想其他的辦法,既不脫離可查證的客觀事實
但也不妨礙不熟osasa的人進行閱讀
其實就是,也不要被graph, 歌劇上的資料給綁死了

小花大人!我想故事的合理性和想像空間可以分兩個層次來看
第一個層次是,作者必須在兩者間做取捨
一本奇情奇幻小說,因為劇情太超過想像的範圍
為了要合理的說服讀者,很多細節都不能省略
譬如必須仔細描述死光槍長怎樣,怎麼用
但在第二個層次上,合理性和想像這兩件事是手牽手一起走的
譬如說:「下起雨來,ooxxooxxooxx,她輕輕牽起我的手」
中間空的這些,可寫可不寫,可以讓讀者由上下文來判斷
是這個很溫柔的「我」,帶了雨傘去接「她」下班嗎?
是容易摔跤的「我」擔心看著泥濘的地面嗎?
是吵架賭氣跑出去淋雨的「我」,等著被「她」安撫嗎?
其實就是黑豆上面說的,作者如果給了足夠的線索
讀者就可以從自身經驗和想像出發
合理地判斷沒被寫出來的東西可能是什麼
讓我再舉另一個例子,小海豚在這裡的處女作As you like it
她一方面不說明白劇中角色誰是誰
在最後也不說白第二個人進到浴室之後發生什麼事
(雖然最後還是迫於群眾壓力寫出來了 :!:)
這些都是留白,讓讀者想像的空間

小花大人,還有,其實我跟黑豆一樣
很喜歡你那個麻子太郎取經記(誤)
有西遊記的影子,有一群人踏上追尋旅途的奧迪賽風
有踏普踏普娘二番三番一起遠征的身影
尋找什麼,遠征什麼,不知道,但是多重隱喻,引人遐想呀

沙子:呵呵,我才從你的看圖說故事受教許多
詼諧、創意、合理性,兼而有之
雖然總私心期待有天你會改變主意,也撩下水寫小說
不過你這樣抵死不從,我們也只好把失望之情
深深地、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cry:
(整理家裡,我偷看了不知哪翻出來的窮搖阿罵一棵紅豆)

豆豆豆豆:其實以劇團為背景寫同人文
都是同時放在兩個脈絡來寫的
一個當然是劇團,另一個則是女女相愛
劇團的部分沒什麼好說的,成山成海的資料,就是做功課
(不過我總覺得劇團很像時間拉長的高中女校生活)
女女相愛的部分,怎麼不亂套異性戀模式
怎麼妥切地描寫同性相愛所面臨的諸般困難
怎麼恰如其份地寫當事人如何屈服或克服這些困難
都需要作者做功課,讀者來檢驗
30/03 11:46:50
那人家也要借用版面跟小花告白
我也很喜歡麻子太郎系列
有公路電影的味道....
30/03 13:02:16
人家好害羞~
不過在低調大人的場子(?)被告白
我不會被K吧.囧
31/03 22:20:28
小花小花妳此言差矣
這場子並不是低調的喔~~~~
就算是也是我們家本命的場子啊!!!:yct06:

我自己對這個站的理解是這樣的
痞子大人提供一個網路空間
讓所有喜愛寶塚的人都可以在這裡盡情花癡討論
除了痞子可以PO文之外,其他有興趣的塚飯也可以註冊PO文

除了正文之外,飯團們的留言也是本站的精華
文章是開啟討論的鑰匙,但眾人七嘴八舌的發言更是讓每一個討論串生色不少

就以我們之前燒肉團破百的討論串為例,我是在那ㄧ格的討論中對大家有更深的認識,也才深陷OSASA無法自拔;這個討論串也是一樣的,低調發出了第一個訊息,我們互相腦力激盪辯論,更深刻地交換想法。小花妳也參與了這個討論啊~~我覺得妳的問題很好,也因為有妳的提問,滴掉才能更進一步釐清問題呢。

簡單講,對我而言,這是一個由飯們共同構築起來的網站,而不是單一個人的場子。當然還是非常謝謝讓我們在這裡撒野花吃,並提供許多花癡素材與貴重想法的痞子大人。我對這裡的理解如果有誤,還請痞子指教捏!:-)
31/03 23:54:39
那我更害羞了 :oops:
大庭廣眾的告白耶~(想太多):yct37:
01/04 00:32:00
哈哈...
小花妳就安心收下我們愛的告白吧!
別害羞了
啾~~~~~~ :yct37:
01/04 00:38:14
沒錯沒錯,一號說的對,這裡不是我的場子
這裡是一個公開的平台,開放給所有塚飯討論的
大家來玩了這麼久,沒聽說過什麼刪文、鎖文的事吧
因為每個人都為自己寫出來的每個字負責
因為寫出來,貼出來,就有責任聆聽並回應不同的意見

貼文和回應,是集體創作的過程
貼一篇文,其實只是個引子,後續的討論才是重點
01/04 01:35:07
推低調大人這分析
<以劇團為背景寫同人文都是同時放在兩個脈絡來寫的,一個當然是劇團,另一個則是女女相愛

因為將小說置於這兩個脈絡,不論寫得如何,在塚飯的世界中都會有基本讀者
跟劇團無關的女女小說,一則缺乏熱情的引信,一則需要對女同性戀生態有扎實認識,前者不討好,觀眾不多,後者難度高、動輒得咎
跟劇團有關的異性戀小說,大概就像「愛與青春的寶塚」連續劇,寫得精彩也會很好看,可惜我興趣不大(一樣是缺乏熱情的引信),不知道別人怎麼樣
因此,借用這兩個脈絡,享有高度的便利、現成的讀者,自然也得接受伴隨「便利」而來的限制,承擔基本讀者的反應,不然讀者只有關掉視窗的選擇
寫以劇團為背景的小說,自然要不違背劇團的現實;寫女同性戀感情,當然也不能無視真實的女同性戀生命經驗
為什麼能夠下功夫研究前者,卻未能同樣深究、或至少以同理心親近女同性戀的感情?
這感情,不正是作者願意熬夜爆肝敲鍵盤,讀者殷殷企盼、等待一份感動的真正原因嗎
06/04 20:10:57
讀著山爪姊姊以讀者身份「等待一份感動」
我也來呼應一下

基本上我是個蠻沒想像力的作者
編不出什麼奇情華麗的劇情
會寫能寫的,不過是吃飯聊天工作睡覺作夢談戀愛
我寫的osasa,是明確的女女相愛的故事
但我的企圖是讓不熟悉osasa、不懂女女相愛的塚飯
也能喜歡,也能感動
所以我會寫不管同性異性戀,只要你在戀就會經歷的心情
離別,誤會,和解,告白,追求,分手
羞怯,懷疑、胡思亂想,狂喜,和溫柔的心情

從古至今寫戀愛故事也不過就是這麼些橋段,沒什麼特別的
重點是寫文的人怎麼寫,想讓讀者怎麼感知文中的角色
因為希望大家喜歡osasa
我不會讓她們在故事裡情緒不穩、亂甩巴掌
不會讓她們做愛一兩次後,就衝回家去大公開大爆發
也不會讓其中任何一個隨便和情人的家人嗆聲翻臉對罵
這一方面違反常理
另方面,這種描述也只讓讀者感受到角色本身的幼稚與不成熟
(有自制力的人會常甩人巴掌嗎?
異性戀的,也沒人睡了一次就回家大公開吧?
面對愛人的家人,就算被挑釁,多數時不也都裝乖陪笑嗎?
更別提在寫的是那麼保守拘謹的日本人了)

而所謂感動、讓讀者跟著角色一起擔驚受苦
也不一定要用被打被揍被強暴
折磨角色的肢體,和感動讀者的靈魂,沒有直線關係
端賴作者理解的深度和寫作的功力
楊過斷了手我們會感同身受
是金庸有入情入理去寫之前之後的情緒轉折
其實我常常覺得,折磨他人肉體的情節是最難寫的
因為或者第一時間對讀者的情感衝擊很大
但如果作者無法好好處理劇情來引導讀者情緒
爆發的情感是會反噬的
或者覺得作者隨便消費他人傷痛
或者覺得故事角色蠢到一個極致
或者覺得,這整件事情是在幹嘛呀,然後關閉視窗

簡單反省,作為分享
09/04 13:17:51
強烈要求各 OSASA 飯們出山 :roll:
為OSA 娘娘在 My Heart 所"提供的素材" 作出適當的行動 --- 即發文啊! :-)
11/09 12:05:54
雖然我不是狐狸夫婦的飯,我是屬於外太空組愛到核爆的那一國的~

雖然天天逛野人俱樂部,但我很少點進同人文區~

現在掉進來才知道這裡面有好多好東西哦~ :fist:
在這種掛心大事煩心瑣事的心荒馬亂時期,看到低調歹林的甜蜜同人文,還看到老翰、一號相識好友的回應,讓我心情愉快多了~ :yct15:

感謝低調歹林與諸位的貢獻~ :crazymm:
16/11 23:58:03

Add comment

This item is closed, it's not possible to add new comments to it or to vote o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