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前,鄉下羊夢到一個莫名其妙的護士﹝不要亂想,絕對不是蝦米俏護士﹞拿著針筒往夢裡正在睡夢中的羊的頸部後面脊椎的頂端扎下企。在夢中睡著了的羊霎時感覺到一陣刺痛醒了過來﹝注意,是在夢中醒過來,現實裡並沒有醒﹞,完全搞不清楚為什麼要挨這一針並問道:「這針要打多久?」﹝ㄟ,粉大一筒耶...﹞夢中的護士告知還要半個鐘頭喔。鄉下羊心生恐懼但無力反抗。

隔日早上醒來時,除了那夢中被扎一針的部位有點不暢快之外,其他還算正常。沒料到近午時,正與牧羊犬嘻鬧的羊忽然感到後頸一陣劇痛。接著就無法順暢的轉動脖子。疼痛持續著,完全沒有減緩的跡象,甚至加劇。鄉下羊無法前俯或後仰,甚至連左右轉都會因劇痛而必須放棄。就這樣持續痛了一天半,連睡覺也無法好好休息。躺著時尤明顯:每移動身體一吋,就大痛一次。窩在一旁的牧羊犬恐怕也因此沒睡好。

星期天下午,頸痛的第二天,羊決定跟兄弟懶羊一同去少林寺拜拜佛。恆靈師父用藥酒幫羊推拿一陣,羊痛得死去活來哀哀叫,慘的不得了。此時,懶羊毫不猶豫的閃到遠遠的小房間去修師父的電腦,假裝沒聽到。被折磨完早已半死的鄉下羊,乖乖接受恆靈師父及兄弟羊的建議,企跟觀音菩薩磕頭。鄉下羊不懂規矩,磕了幾個頭自己都算不清。回家後疼痛未減,似乎還散開了來,波及其他的位置;上延到整個頸部致後腦,往下滲入肩膀及背部,苦不堪言。

這到底是個good sign,or a bad sign?
答案明天分曉

P.S.1 星期天中午,上少林寺前,鄉下羊頂著痛與牧羊犬試作了home made韓國海鮮豆腐鍋,還不錯。
P.S.2 為蝦米這晚了偶還沒睡?一躺下就痛到死,鄉下羊不敢睡呀...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