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上廁所,真是一頁血淚辛酸史啊
小的時候為了躲避女廁裡不斷出現的詢問
給它上過那麼幾次男廁,可是台灣的男廁甚恐怖
而且倫家喜歡女生,怎麼淪落到要去上男廁啦?
後來偶就給它下定決心,不管怎樣通通上女廁
可是咧,這樣上廁所,每次都是備戰狀態,有些辛苦...
所以有時候還是會有點逃避在外面上廁所,唉...

偶的作法是「先聲奪人」型,絕對不道歉
滿臉理所當然,一點也不心虛
不管進女廁身邊有沒有護駕保鏢
只要有人開使用狐疑的眼光看我
我就會很大聲的問他們,「有什麼問題嗎?」
只要有人跟偶說這是女廁,我就馬上很大聲說我是啊
擺出一副是你白目兼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然後用直視對方三秒鐘等她的反應
識相點的,摸摸鼻子就走了
不識相的還會加上幾句,那如何回應就看我當天的心情了
有時我會說,您請按警鈴啊,找警察來啊
有時我會說,我好歹是有胸部的,你瞎了嗎?
有時我會說,你要看我的駕照確定一下嗎?
有時我會說,你沒聽說lesbian這個字嗎?
........

上廁所,像打仗,有時想想幹嘛搞得這麼累?
自我安慰的說法是,驚嚇這些沒思考過女人有百百種的女人
也算是作成人教育吧.....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