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s

21/09: 真面目

我並不全然的認為歷史有「本來面目」「真面目」,但史式的這篇〈讓太平天國恢復本來面目〉我相當喜歡。喜歡的不是他所企圖論述的那個太平天國真面目,而是他文章的前面三分之二,能夠心平氣和、調理分明地講清楚了歷年來中台太平天國史學家的各種面目。即使後面史式用挺粗造的「邪教或正教?」觀點去論述他心目的「太平天國本來面目」,那個心平氣和基本上也還是在的。不過當然還是覺得好笑,把其他所有人如何「古為今用」講的那麼清楚,怎麼不乾脆在自己的文章裡面把「法輪功」三個字帶出來咧?

至於「邪教」的歷史分析,夏春濤寫的這篇〈太平天?“邪教”?辨正〉罵人的部分口氣是兇多了,但講邪教歷史的部分很不錯看。ㄚ其實罵人的部分也不很有娛樂性,非常典型史學家罵法咩,倒數第二段:「耐人?味的是,作者在以往?著中所持的??与?文形成了?明?比。....... ?????生?化本不足怪,自我否定的勇气也并非人人都有,但?篇文章?在?以自?其?,?然不是深思熟?之作, ......」

P.S. 實在與偶無關,不過讓偶多嘴幫史先生小小辯解一下。人家文章裡不已經提到作為學者的馬克思先生都可以十年內就隨局勢改變就更換說法了嗎?反正連馬先生的講法現在看起來也不怎麼圓了,就當史先生不過是效法先賢嘛,難道偶們還好意思跟馬先生比誰才深思熟慮?

P.P.S. 夏先生順口罵到法輪功的那幾句,就留待未來的史式先生評論吧,偶只管到太平天國。 :P

Comments made

No comments yet

Add comment

This item is closed, it's not possible to add new comments to it or to vote o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