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7  中國時報 江靜玲/倫敦

當代學者杭廷頓在「我們是誰」一書中指出,超國家特性的出現,反而加劇了身分認同的狹窄化。歐洲整合,國界逐漸模糊,各國內部族群卻更著重自我的獨立定位。

杭廷頓以大不列顛為例指出,愈來愈多的蘇格蘭人稱自己為蘇格蘭人(Scottish ),而非英國人(British)。他斷言,大不列顛的聯合王國(UK)到本世紀上半期,有可能和蘇聯一樣走入歷史。

民調數字 令人震驚

杭廷頓的預言,遭到許多不以為然的英國歷史學者批評。然而,就在統合英格蘭和蘇格蘭的「聯合法案」將滿三百年前夕,一項最新民調顯示,百分之五十二的蘇格蘭人希望獨立,而支持蘇格蘭獨立的英格蘭人甚至超過蘇格蘭,達到百分之五十九。

這項由英國立場右傾的「星期電訊報」在十一月底所做的民調,令許多人感到震驚。在此之前,該報曾經根據在蘇格蘭進行的一項民調指出,蘇格蘭人要求獨立的聲浪,達到百分之五十一,創下十年來新高。詎料,同一議題在全國性民調中,英格蘭表現得卻比蘇格蘭人還熱中。

為什麼?拿著調查結果詢問在倫敦的英格蘭人。比較理性的人會說,「這項民調的情緒反射多於實際操作。」自由派的人很自然地表示,「蘇格蘭人既然那麼想獨立,就應該順從他們的意願。」但沒有人認為,「蘇獨」是那麼容易發生的事。

蘇獨公投 勢在必行

蘇格蘭和英格蘭間的統合問題,紛擾了數世紀,一七○七年的「聯合法案」雖然統一英倫三島成立聯合王國(UK),但UK在蘇格蘭似乎從未普及化。印象中,來自蘇格蘭的郵簡,信封上的國名總是寫著Scotland,透露著長久以來,屬於蘇格蘭的一種深層認同。

「聯合法案」在法律上終結了蘇格蘭和英格蘭各自互不隸屬的地位,但三百年來,蘇格蘭的獨立意識和獨立運動,卻一直沒有終止過。一九四三年成立的蘇格蘭民族黨(SNP),是第一個正式公開主張蘇獨的政治團體。面對明年五月的蘇格蘭地方選舉,SNP已表示如果取得多數,將就蘇獨問題舉行全民公投。

老實說,擁有自己的語言、教育、司法、貨幣和保健系統的蘇格蘭,要求獨立,並非新鮮事。但是布萊爾的工黨政府,通過「蘇格蘭法」,落實地方分權,成立三百年來第一個蘇格蘭議會,從九九年充分賦予蘇格蘭高度自治權後,為什麼無法在蘇格蘭境內降低蘇獨支持率,卻反而激發英格蘭順應蘇格蘭獨立的趨勢?

長期以來,致力蘇獨者認為,蘇格蘭人分離傾向攀升,是對布萊爾政府的不滿。蘇格蘭要的是一個真正擁有實權的議會,而不是一個打著高度自治旗幟,骨子裡還得聽令倫敦的傀儡機構。

在倫敦西敏寺國會中,剛好有著完全不同的感受。根據九八年通過的「蘇格蘭法」,除國防外交、總體經濟、全國性稅賦財政及外太空事務隸屬英國國會外,蘇格蘭自治政府在區域經濟、交通、教育、司法、醫療、體育等均擁有完全管轄權,「倫敦甚至撥給蘇格蘭比英格蘭更多的補助,他們還要什麼?」。

冠蓋倫敦 還想分家

不僅如此,在英國政壇、金融和媒體界,到處都是蘇格蘭人,包括最有可能在明年接替布萊爾,成為英國首相的布朗在內。布萊爾內閣全盛時期,幾乎半數的閣員是蘇格蘭人,難怪英格蘭內陸的國會議員不解詢問,「為什麼蘇格蘭還要一個議會呢?蘇格蘭人不是已經統治『我們的』國會了嗎?」

近年來,經濟上和政治上的磨合,顯然加深了英格蘭人和蘇格蘭人間彼此不滿意情緒。英格蘭人對納稅支持蘇格蘭人高補貼,感到不快。蘇格蘭人認為北海油田與其他資源對維持英國經濟持續成長,功不可沒,如果這些資源給蘇格蘭自己使用,他們會比現在富裕得多。給錢給權後,蘇格蘭仍然不滿意。英格蘭人支持蘇獨,反應的其實也是對英國政府政策的不滿。但如果真的全民投票,決定是否分裂聯合王國,無論在蘇格蘭或英格蘭,結果恰恰相反。

因為「合則強,分則弱」,是一個最基本且簡單的道理。蘇格蘭和英格蘭三百年一體的關係,到明年五月,蘇格蘭議會選舉時,將是重要試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