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記者何定照/台北報導】

2008.10.12 03:08 am


黃素恩四十歲之前曾是「漁民勞動人權協會總幹事」、「女性勞動者權益促進會理事長」,四十歲之後,她因一場病成了專職靈療師。

以下是她的心路歷程:

從事社運十幾年,一九九五年,我和原生家庭衝突,婚姻又出狀況,人生陷入空前低點。這時,醫生宣布我有青光眼、將來可能會失明,我自此活在焦慮中。

這時我才發現,不管是女性主義或社運經驗,都只能給我片斷的答案,我能理解社會結構如何運作,卻無法理解自己和家庭的關係。

後來友人推薦我上身心整合課程,三天的課就上萬元,我從課程中,頓悟自己渴望和家人親近,對愛情則隱隱排斥。

我陸續學習了超覺靜坐、奧修、身體工作坊、靈氣、花精、靈性彩光等,也接觸不同法門;有些課讓我覺得只是追求感官的愉悅,而非心智的成長淨化,大笑大哭都只在課堂上,一走出去就好像什麼都沒有。

現在我體會到身體和心靈是合一的,心理確實會影響身體,但應只占四、五成。我學氣功、針灸、順勢療法(homeopathy),著重身體調養。另外,我也學家族排列,了解自己如何在無意識中受到家族、家庭史影響。

回顧社運生涯,在不斷批判、要求的過程,累積很多憤怒,影響自我及與人的相處。如今我的左眼仍只能看到光,有時也擔心右眼,但我不再那麼焦慮,而是比較輕鬆自在,這是和以前最大的差別。最重要的是,我比較了解生命是什麼,愛又是什麼。

學了七年,目前我在大陸開設身心靈整合課程,透過課程,我希望讓需要者都學會自癒,不須依賴特定老師,就能做自我的主人。

【2008/10/12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