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22 聯合報 國際萬象 朱邦賢譯

這是矽谷科學園區常見的午餐時間畫面。一名電玩程式設計師舉啞鈴,對著鏡子檢查自己的二頭肌,近旁兩名同事一面踩跑步機,一面閒聊,另一名年輕人朝拳擊沙袋練習空手道的踢腿。

他們是全球最大的獨立電玩製造商藝電公司的員工,利用休息時間在公司龐大、現代化的健身房運動,這個健身房比許多私人健身俱樂部還完善。但最近藝電和矽谷其他公司有人批判,這種額外甜頭其實掩飾科技公司已經形同白領階級血汗工廠的事實。矽谷是加州科技工業大本營。

設在加州紅木市的藝電已成為辯論焦點:科技公司有沒有延長工時剝削員工,公司給正式員工一些小惠,規避加班費等實質利益,獎勵員工忠誠不二,卻將工作機會外包給海外較廉價的勞工等。

矽谷有一套行之有年的補償做法,延長工時的員工可以享有股票選擇權和紅利,這場辯論使這套作法受到質疑。科技業盛況不再,股價無法一飛沖天,加上新的會計規定,造成員工接受配股的代價愈來愈昂貴,配股不再形同曾經激勵矽谷工作士氣的鈔票。

因應這種財務變遷和員工批判,藝電最近宣布,將給一些員工加班費,但不配股。

矽谷最近幾年景氣差,這種做法雖然有先例,其他科技公司主管必然還是會密切注意。

藝電承認這作法偏離傳統。但公司表示,這麼做主要是因應員工壓力,而非因為公司認為這是處理勞資關係最好的方式。

藝電人力資源室主任魯伊夫說:「這種作法打壞矽谷得以建立的聘雇模式。」藝電共有員工5,800人。魯伊夫說,

加班費會使電玩研發業者「離開強調企業精神和員工是公司主人的文化,形成一上班就盯著鐘看的文化」。

一如矽谷其他公司,藝電將每個員工的人均營收當成衡量效率的準繩之一。

藝電說,藝電發展部門有3,500名員工,去年人均營業額等於一百萬美元。

去年底一名遊戲軟體設計師的妻子在網上寫一篇文章,促發藝電勞資衝突。她指控公司把員工操得幾近崩潰。這怨言經過廣泛流傳、討論,引爆業界辯論是否有必要重新思考高科技業勞工的權益問題。

過去,工會在吸收科技公司員工方面鮮有進展。就是今天,也極少專家認為老式的工會有機會在新經濟體系中大受歡迎。但幾乎毫無疑問,工會如果是電極,批評科技公司的人已為此電極通了電。批評家說,由於矽谷已由只會對華爾街季報做反應的大公司掌控,公司和勞工之間的合夥關係已不再存在,健身房和其他福利可能只是昔日合夥關係的殘骸。

本月稍早,數百名電玩業員工和經理在舊金山集合,進行一整天研討會,討論生活品質問題。這場集會是電玩研發業者會議的一部分,等於罕見地公然承認員工不安的嚴重性。

研討會的調子絕對談不上煽動員工,焦點則擺在新電玩上市前通常要拖好幾個月的緊張期。這段期間,動畫繪製者、美術編輯、設計師、工程師和所有其他參與製作電玩的人,無不全力衝刺,希望趕在最後期限前,按照對經銷商、零售商和股東所做的承諾,讓產品如期上市。

除了少之又少的例外,業界主管和員工都同意,這段緊張期是電玩業生活循環的一部分--往往是非常痛苦的一部分。員工表示,他們往往一周工作60、70、甚至80小時,不得休息一天,全副身心投入這場長征,很多時候,他們靠咖啡因,甚至更強的興奮劑熬過來。

一家上市的小型電玩公司的資深主管說:「這是把人的靈魂都壓碎的工作。」他入行已有10年。這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主管表示,他眼看電玩開發業者的夢想一天天幻滅。他說:「這不只是個產品暢銷、市場又大的行業,內情一言難盡。」 (朱邦賢譯)

關鍵字句

1.第1欄第1段有not uncommon(並不罕見) , 第6 段有not unprecedented(並非沒有先例),都是「負負得正」的表達方式。not uncommon可以改成common(很常見),not unprecedented 也可以改成precedented(有先例)。

2 .第1欄第3段整段只有一個句子,卻出現六個以-ing收尾的字眼,其中exploiting, using, skimping和rewarding都是現在分詞,demanding和sending則是動名詞。

3 .第2欄第2段有個比較級句型more...than...,是兩件事的比較,其中出現在more後面的是介系詞片語,出現在than後面的卻是子句,這是比較不常見的句型。國內學生比較習慣的寫法可能是It is more acting in response to employee pressure than considering it the best way to handle labor relations.

4 .最後1欄第2段有一段文字:a rare public acknowledgment of the depth of the worker unrest.其中unrest這個字用得妙,既可以表達「員工不安的情緒」,也可以暗指「他們沒有休息」,和全文再三出現的long hours遙相呼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