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莊姓官員以「很娘」來嘲笑、貶抑不同政治立場的政治人物,在《性別平等教育法》實施多年後,聽到這樣的言論,令人感到錯愕與憤怒。

把「很娘」、「不夠男子氣概」視為不夠「有擔當」,以此做為貶抑、嘲笑的理由,充分暴露教育部這位官員對性別特質根深柢固的刻板化陋習,如此的言詞,完全違背《性別平等教育法》開宗明義所揭示:「促進性別地位之實質平等,消除性別歧視,維護人格尊嚴,厚植並建立性別平等之教育資源與環境」的立法精神。

2006年,同志諮詢熱線協會以3位工作人員、25位義工講師,在全台灣北、中、南各地跑透透,到處為老師、學生、社工人員演講,一年當中,總計232 場,對資源有限的非政府組織而言,這麼辛苦地跑場演講,是為了讓更多人認識同志、尊重差異、扭轉對性別氣質的刻板印象,進而改善校園性別環境,消弭對性別特質的歧視及因為歧視帶來的傷害。

性別及同志團體,和學校裡關心性別平等的老師們共同耕耘,幾年下來,好不容易讓《性別平等教育法》想建立的友善校園空間,稍稍起步。而今,教育主管官員的一句話,卻讓人彷彿回到無性別意識的蠻荒時代,也狠狠打擊了努力創造無歧視環境的第一線性別教育工作者,和同志人權運動。對於校園中因為性別氣質不同,而處於被欺凌環境的同志青少年學生,這樣的倒退言論,讓人擔憂將會變相鼓勵性別歧視行為的發生!

教育學子尊重差異
當許多人以「政治語言」、「選舉語言」看待如此歧視性發言,彷彿政治人物為了選舉做出的失言,是可以被原諒或取得合理的藉口。選舉固有輸贏,政黨參選當有輸得起的「擔當」,如今為了一時的政治利益,竟不惜以踐踏性別弱勢者的人權,強化社會既存的性別刻板印象來醜化、嘲笑對手,卻讓歧視的語言持續得到壓迫的正當性。

關心性別平等人權的同志團體,厭惡這種以社會弱勢者人權為祭品,進行非藍即綠、沒有是非之爭,對於此等侵犯性別人權、惡質化的粗暴行徑,以及支持、鼓勵這種行為的勢力,更要提出嚴厲的批判和譴責。

如果推翻威權符碼是為了轉型正義,那踩著性別弱勢者的傷痕建立的又是怎樣的性別威權?帶頭歧視性別氣質、製造性別貶抑與仇恨,又是哪門子正義?

《性別平等教育法》的立法,即是因為七年前,屏東高樹國中學生葉永誌犧牲了一條年輕生命才換來的。而校園友善環境的建立,在法律誕生後,還要透過不斷地教育和宣導才有可能;積極教育更多年輕學子尊重差異、尊重多元性別特質都來不及,何能倒退鼓吹性別歧視語言的暴力?

作者為行政院人權委員、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理事長

喀飛
【蘋果日報 2007/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