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03-08 17:11

「鄭和下西洋六百年紀念專題第十二集:一個鄭和 各自表述」(程嘉文報導)

英國的歷史學家卡爾曾經說:歷史就是過去與現在之間無窮盡的對話,也就是說,古人的歷史地位,其實沒有所謂蓋棺論定,而是不斷隨著現今的時代需要而起起落落。鄭和就是印證這句話的一個好例子。

在明成祖年間,鄭和在皇帝面前可以說是紅極一時,如果用現在的名詞來說,等於就是代替元首進行六百年前的出訪外交。對明朝來說,鄭和應該是第一位享有大權的宦官。

但是在鄭和去世後,大明帝國不再經略海外,對鄭和這位代表性人物,同樣也採取忽視的態度。明朝成化年間,保存在兵部的檔案被官員焚燬。清朝初年出版的『明史』,對於下西洋之舉,即使在明成祖與宣宗的本紀裡,也是寥寥幾個字。鄭和本人還被放在宦官列傳當中,敘述他的文字,加起來不到一千個。也就是說,明代後期乃至清代採取的鎖國政策,不但使得下西洋被取消,也使鄭和的歷史地位變得不重要。

當然,另一方面,中國知識份子本來就瞧不起太監,尤其是明朝中葉以後的太監,把持朝政、殺害忠良,惡名昭彰的程度,可以排名五千年來冠軍。因此後人對於同樣也是太監的鄭和,實在也沒多大的興趣去理會。

鄭和從小角色再度變成由黑翻紅,其中的貴人是梁啟超。梁啟超在戊戌政變後流亡日本,在日本出版「新民叢報」繼續鼓吹變法立憲。在光緒三十年、一九零四年,梁啟超發表了「祖國大航海家鄭和傳」,在當時中國積弱不振列強欺凌的情況下,充滿民族意識的梁啟超用極度感性的筆調頌揚鄭和:梁啟超驕傲地說,自己看到鄭和的記載,感嘆我大國民之氣魄,實在不是外國人所能及,又形容「國民氣象之偉大,真是不可思議」,同時也對當代中國的衰落悲憤不已。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鄭和下西洋的成行,其實完全取決於皇帝的企圖心,沒有商業利益的考量,更跟一般官兵與老百姓的意願絲毫沒有關係,但是梁啟超卻刻意地強調「國民」的氣魄與偉大,很顯然地,梁啟超為了喚起民族自尊,以及強調自己的立憲維新觀念,對鄭和作了偏重某些層面的詮釋。

把時間拉到現代,對於中國大陸而言,極力鼓吹鄭和,至少有下面的幾項因素:最重要的,當然是因為鄭和雖然率領龐大的艦隊開往海外,但是並沒有消滅當地的國家,反而是幫助當地小國弭平內亂、對抗外患,在經濟上,各國只要承認中國的宗主地位,所謂的朝貢貿易,其實穩賺不賠。翻成現代的白話文,鄭和就是當今中共高唱「和平崛起」「絕不稱霸」的活廣告。馬來西亞中華大會堂總堂執行秘書劉崇漢說:

對於海峽兩岸的海軍來說,鄭和當然也是中國人少數可以拿出來誇耀的航海英雄。因此海峽兩岸都有軍艦以鄭和為名,中華民國海軍官校的校歌裡,特別提到「二鄭皇皇」,提醒新一代海軍軍官,不要忘記鄭和與鄭成功。在海峽對岸,解放軍海軍對於鄭和更是熱中,一九八五年鄭和下西洋五百八十年的活動,軍方就是最重要的推手,中共海軍對於鄭和的歷史研究,也有相當高的成績。不過,在今年準備慶祝六百週年的時候,北京卻刻意將海軍的地位改到幕後,讓各地方政府出來打前鋒,這一方面當然是幫助各地發展觀光,更重要的,當然是避免讓鄰近地區產生中國威脅論的聯想。臺北的歷史博物館編輯組主任蘇啟明說:

而在東南亞、尤其是馬來西亞的華人而言,鄭和幾百年來在當地就已經被神化,而今年的下西洋六百週年,又適逢前一年是馬來西亞與中國大陸建交三十週年,而且這一年的馬中關係空前緊密,加上鄭和的回教背景,因此慶祝鄭和的活動,不管對馬來西亞僑界,還是馬來西亞政府,都是絕絕對對的政治正確。馬來西亞新紀元學院講師潘永強說:

至於臺灣,因為這幾年對於到底臺灣人算不算中國人的問題爭論不休,所謂「本土」又是臺灣當今的超級政治正確,因此沒來過臺灣的鄭和,在本地就無法像對岸一樣,獲得官方的大力支持來辦活動。蘇啟明說,臺北市政府原本想辦一個鄭和展,後來議會對花這筆錢有意見,最後決定加上光復臺灣的鄭成功,還請來媽祖湊一腳,才拿到經費。而歷史博物館也將在今年九月十六號到十月廿三號舉辦鄭和展覽,並且於十一月五號到十二月廿五號移到臺中港區藝術中心展覽。蘇啟明說,展覽的重點是「鄭和與海洋文明」,他也強調,在台灣這邊研究鄭和,比較沒有民族主義的包袱,重點是希望還原史實。

在鄭和專題的最後,記者也要引用馬來西亞南方學院學術部主任安煥然的話,來評價鄭和下西洋,以及當代中國人應該以如何的角度來看鄭和:

「下西洋的結束是中國海洋政治的悲哀,輝煌不過曇花一現。格局決定結局:為了推動宗主國和藩屬國的朝貢體制,根本上還是封閉保守的,等到國力消耗、無法負荷耀武揚威的時候,朝貢體制就萎縮。我們今天紀念鄭和,應該要超越鄭和,如果海洋文明的建立應該要超越官方出航、愛面子的格局,應是真正開放的海洋時代中國歷史要站立,不是倚靠權威、而應該是開放性的。」

新聞來源:中廣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