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書乍看之下頗像回事,有章有節,有介紹有結論還有附錄,每節裡面還分論述根引證、舉例。所以兩三個星期前我照例在素菜館等上菜時順便讀善書,剛開始翻看發現是本反墮胎的書時還有點高興,以為可以來看看到底與它相關的佛教理論到底是什麼了。

但實在是欺騙我的感情啦!

前面兩三節講根本大道理時引了幾個我沒聽過名字的經,這很正常,因為我根本也沒看過幾部經,剛好當作指引以後有啥經有趣好看嘛。問題是,這些「引證」怎麼讓我覺得騷不著癢處。標題是「胎未成形,墮胎不犯殺戒嗎?」,引段《華巖》的話來講犯了殺生之罪會短命或者多病,文不對題嘛。接下來再引個別的經說胎兒在母親肚子裡面多難受,這更是扯到哪去了ㄚ。ㄟ,不過這部分基於搞學術生產多少都會灌水的同理心,我沒多在意,當作是無效資訊翻翻就過。

接下了有個章節標題就很對我的胃口了:「有人說提及墮胎之某經係偽經,或云無嬰靈作祟之事?」ㄡㄨ~~~~結果就是這節最欺騙感情!!我想要了解的是上半句,但它講了兩整頁通通都在講下半句,連到底是哪部經有爭議都沒提。ㄚ連講嬰靈講半天也不過就是一直重複「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等程度的說明就算得上是說明哦,騙我看到兩頁。然後作者把前半句忘光光,都沒提!嗚,這是在示範眾生忘性好嗎?講了下半句就忘了上半句,那幹啥還講什麼嬰靈尋冤報仇,早忘掉了嘛。嗚,作者請記得,我雖然是記性不好,但一定會有記憶很好的人到了下輩子還是要跟你討前半句的答案啦。

這本書剩下的是一堆大雜穢。例如,擺了一篇痛罵「校園九月墮胎潮」的新聞報導,但馬上接著擺了一篇「天天都是墮胎日」─我覺得作者或是記者肯多問幾個醫生,大概連浴佛節、聖誕節、清明節墮胎潮都寫得出來。看來最像學術包裝過的「悲慟的數據‧墮胎後遺症」一節,是直接從「殘蝕的理性」所附的宣傳小冊裡抄出來的。抄書不夠讓人驚訝,因為書後面連影片CD都附上了。書中還夾了一章募款劃撥單,「廣結善緣後福無窮」上頭直接寫著輔仁大學神學院的劃撥帳號!發現竟然在墮胎議題上可以這樣不分宗教,還連學校都可以搞進來,才是最讓我訝異的部分。﹝ㄟ,我來招認一下,我其實已經忘掉「殘蝕的理性」這幾個字以前是在哪裡看過的。我看是佛祖教誨,所以CD自動出現在我眼前啦。﹞

結果咧,我在吃完那頓飯之前下定決心要點作物資回收的善事─我帶了不少「善書」回家。周圍朋友聽說了,不是也發心作此等善事,就是跟我要了一本去留作以後的反面教材,還有一些善心比較不夠的朋友是跟我要「善書」去看笑話,因為它有一大節頗具娛樂性的附錄,專講「犯慾」與天地時辰的關係。例如:大風大雨大寒大暑犯慾會「男者縮陽女者縮乳」,夏至、冬至前後半個月犯慾容易來年神昏氣衰、日月星辰之下犯慾會減壽、有風跟竹蓆上不可做否則會長年咳痰。

這書的作者署名「正義」,網路上看到的相關網頁則是署名「正義法師」,但後來我又看到某個「王警官談『兩性關係』」的講稿,跟這本書內容差不多,但是更會扯,連同性戀都一起罵進去,不曉得是王警官演講時脫稿演出,還是正義法師出書時剪裁掉了。這篇文章本來打算要嚴肅點寫的,但資料越查越覺得根本是一場胡鬧,佛教有沒有宗教法庭ㄚ?還是我們也該搞個佛書評鑑制度?頭髮一剪,袈裟一穿,道理就可以胡亂講嗎?實在是很造孽咧。


延伸閱讀